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茅盾、瞿秋白、鲁迅先后站出来批评的一段文坛公案(1)

2018-11-30 15:34:27
茅盾、瞿秋白、鲁迅前后站出来批评的一段文坛公案(1) 图:鲁迅与瞿秋白 1933年初,曾今可提出“词的解放”,宣扬“打打麻将”,“国家事管他娘”……还或借人之口,自我吹捧;一旦被人揭穿,便恼羞成怒,以告密、诬陷方式对待之,茅盾、瞿秋白、鲁迅等都发表文章论述观点,不过三个月,这段公案就尘埃落定,曾今可黯然收场,空留一段笑柄…… 1932年11月,《时事新报·星期学灯》栏目刊出了一篇文章《词的解放运动》。

该文作者认为:诗的解放已“由胡适之一度‘尝试’而成功了”,这回应当提倡“词的解放”。

作者还自诩“胡适第二”,那种态度,一般读者其实不认同。

此文作者,是当时的一个小文人曾今可。

第二年2月1日,曾今可集合了一些文章,在自己编辑的《新时期》月刊上,出了个“词的解放专号”。

其中不但将自己已发表过的那篇文章重新刊载,还登出了“解放词”的样品。

这就是曾今可后来为人们记忆,也为人们诟病的一首《画堂春》: 一年开始日初长,客来慰我凄凉;偶尔消遣本无妨,打打麻将。

都喝干杯中酒,国家事管他娘;樽前犹幸有红妆,但不能狂。

茅盾批评:封建诗人的瘦影子 当时正值山海关失守,日军长驱直入,有志之士纷纭反对“不抵抗主义”之际,曾今可却以“词的解放”的名义,“国家事管他娘”,“樽前犹幸有红妆”,“打打麻将”……起来,所谓“解放词”引发的反应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3月10日,茅盾以“玄”的笔名,发表了《何必“解放”》一文,对曾今可“词的解放”作了正面分析: 现在的白话诗,对旧体诗而言,就是一种解放;由于两者之间不单是形式不同,内涵的思想意识也完全两样。

但这话也有例外。

近来有许多白话诗在思想意识方面,实在还是封建思想的螟蛉子,——从那种穷愁牢骚的呻吟到才子佳人式的新恋爱描写,无一不是封建诗人的瘦影子;虽则俨然是白话诗了,但新店里卖旧货,此种白话诗和旧体诗的区分正好像旧体诗中古风与律绝之分。

茅盾在这里认为:所谓诗词“解放”,并非仅仅形式,内容也极紧要。

倘若形式翻新,而内容仍是旧的思想和情趣,如曾今可“解放词”中表现出来的一般,那不过是“新店里卖旧货”而已,决然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“解放”。

瞿秋白:拿“解放词”做引子 不过两天,《申报》“自由谈”栏目,又刊出署名“何家干”的《曲的解放》的文字。

这篇文字,从表面看,是接顺着“词的解放”来的,其实,作者正是利用这种所谓“解放”的方式,对曾今可那一套进行讽刺。

所以开篇就是这样1句:“‘词的解放’已经有过专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