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妖荒夜 第四百一十四章 灭绝人性,丧尽天良的畜生

2020/01/17 来源:汉中信息港

导读

妖荒夜 第四百一十四章 灭绝人性,丧尽天良的畜生玄天殿内,一道屏幕结界将大殿分割为二半。大殿的这一半双喜宫灯高悬,红幔低垂,喜气

妖荒夜 第四百一十四章 灭绝人性,丧尽天良的畜生

玄天殿内,一道屏幕结界将大殿分割为二半。

大殿的这一半双喜宫灯高悬,红幔低垂,喜气洋洋;而另一半则极为阴森,阴深寒冷。

大殿当中的结界隔断碧光闪耀,将大殿内外的情景分三个景像投映显现了出来。

影象浮动,栩栩如生。

在第一个景像投映里,外面的宫殿轰然倒塌,从地下弥漫出浓郁黑烟,鬼气缭绕,冲天的凶煞暴戾之气形成的大阵禁制,压得整个玄天大殿都颤抖了一下。

转眼间,只见有三十七道被“三日绝命丹”控制了元神的各派长老连同宋世杰的身影,在大阵禁制的压迫下,突然炸开,他们的头颅、血肉满天飞舞。

这些强者的血液,生命、修为,包括所有的精气神……化为狂暴的能量,被抽到了大阵的阵眼处……大阵轰隆开始运转作响。

血祭的力量让无数阴魂显化成了几近实体、面目狰狞无比的神鬼魔兵。

尤其是那三十七个献祭的强者,身子一半血肉一半是骷髅,虽断肢少脑、肠穿肚乱的,但却凶悍暴虐无比,强横的力量仿佛能毁天灭地。

两条血线从他们的骷髅头中眼窝里垂了下来……待这些血线缭绕在他们全身时,竞聚合成了血红的铠甲,发出耀眼的红光,让人心惊不已。

血煞鬼气所化的铠甲,明显提要高了这些神鬼魔兵的威力,一时间,鬼哭神嚎,整个大阵有如血海尸山,天翻地覆。

便在这时,豁然一道金光从阵眼中那座金色十八层的小塔中发出,所有的凶煞暴戾之气与密密麻麻的阴兵神魂都收敛了回去。

“困魔封神大阵”徐徐运转,只是从外面却着不出任何异样。

第二个镜像画面中,空旷大殿柱子上绑着一人,脚下有着一个约莫两丈宽的血池。

此刻,一股股极为细小的血流,顺着被绑在柱子上那人的裤脚,正潺潺不断的流向血池之中。

此刻,二皇子秦腾云就坐在这人的对面。

太子秦腾昊此际经脉俱封,被绑在柱子上丝毫动弹不得。

他已知道面前的侍卫队长已然被二皇子夺舍。自己此番落入到他的手中绝无生还的可能。

但一想到是自已连累了女儿秦凌及殷天祥等一干人,不由的眸子中有泪水渗了出来。

稍时镇定,他以一种极尽漠视的目光看着二皇子,似乎万物都不萦于心,道:“秦腾云,你觊觎储王位己久,却是功亏一篑,以你这般面目,纵然将我杀死,你也难登大宝!”

太子神色不动,注视着眼前的忤逆的人渣,争取一线希望劝道:“你何不悬崖勒马,改过自新,以新的面目示人,尚可重立于世,难道权利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“白痴,你这不过是白费口舌!”二皇子大肆嘲笑道:“悬崖勒马?我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,第一次栽得这么惨,这么彻底,都是韩星这个王八蛋坏了我的大事!否则就凭你?”

他接着咬牙切齿咆哮道,“你我同为皇子,凭什么你比我早出生几天你就能继承大宝,而我就要做你的臣子、奴才?我不甘心!我要让这天下掌握在我的手里,纵然……不能掌握在我的手中,那我就毁灭了它!”

太子知道自己这是对牛弹琴,心底却是一阵焦急……

他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女儿的安危才迫不得已试图劝说,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。

二皇子心中恨意满胸,狰狞的道:“当日我将你及满朝文武玩弄于鼓掌之间,尚且游刃有余,没想到却被你二个蝼蚁算计了,真的很遗憾啊!但这一刻,天命归我,上天眷顾我……虽然我面目全非,但仍旧把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太子踏在脚下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他哈哈大笑:“再告诉你一好坏消息,我现在虽然占据的是肖长峰这具躯体,但马上就会改变,看到没有?我手中这二颗血珠只要让它沾满吸足了你的鲜血,我把它服下去,然后再连皮带肉将你吞噬了,我便可以恢复本来面目,只要我高兴,甚至可以变成你!”

太子的目光极尽愤怒的情绪:“你这个灭绝人性,丧尽天良的畜生,我虽将你打杀,也是在你变妖孽之身时迫不得而为之。而你,千辛万苦布置这样的陷阱,就是为了吞噬你的至亲之人,你简直不是人,就是一个魔鬼!”

“哈哈……秦腾昊,你怕了?恐惧了?哈哈哈……放心,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死去,我会一点一点将你折磨致死,将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,一口一口的吞下去,看没看到,我连美酒都准备好了,你,就是我的下酒菜!”二皇子说这些话时,脸上神情平淡,只是眼中充满冰寒杀机。

太子彻底绝望,长叹一声:“你我兄一场,也算是缘分,我原本以为,兄弟同心,将大秦江山成就万世基业,未曾想,为了争夺皇位,同室操戈,兄弟相残,自相鱼肉!毒流百姓祸及他人,愧对天下百姓!”

秦腾昊深深叹息:“所有人都以为,你死了,可你元神逃脱的那一刻,我虽然不知道你依附在何人身上,但我还是故意给了你喘息之机,否则,我会将所有的侍卫全部杀戮殆尽,让你无所藏身!本以为你借壳重生会改过自新,没想到却养虎为患,到头来伤了别人,也害了我自己!”

“所以,你想要对付我,我死而无怨,”太子昂了昂头,道:“我既己落入你手,只求你放过我的女儿与其他无辜的人!”

一想到女儿,秦腾昊的心就痛入骨髓,他不惜屈尊,再与虎谋皮。

二皇子听得明明白白,但丝毫不为其所动,他残忍地舔舔嘴唇,道:“你做梦去吧!你这是妇人之仁,你太幼稚,现在后悔,已经迟了……”

“我不会像你一样心慈手软,我会变成你的容貌,先将陛下……天始皇帝那个老东西干掉,再栽赃到到你的身上,让你死后也遗臭万年!”

“至于我,复活有一百个理由,届时我会顺利地登上皇位,先杀你全家,再诛你九族……我要血洗你的党羽!!!”

“虽然你的九族也是我的九族,但相比起我的皇位霸业,就算是我自己的家族死几万条人命又算什么……其他的人又值得几何?我全杀了你们,包括其他的皇储,看难还能翻起什么浪!”

“到时候我就万岁万岁万万岁了!”他心中恨意满胸,己近乎疯狂的嘶吼道。

“啊~~~”太子睚眦欲裂的死盯着秦腾云暴吼: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下一世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你动手吧!”

二皇子面对太子的咒骂,脸上杀机更盛,恶狠狠的道:“我要将你千刀万剐,凌迟分尸,吸干你每一滴血,再将你的神魂吞噬,让你做鬼都做不成,永世不得翻身……”

说罢,他手腕一翻,执刀向前,“噗”的一刀,照太子靠心脏部位的胸前捅了下去。

太子长声惨叫:“啊……”

二皇子就在刀尖尚未刺中心脉之际,将刀抽了出来,狂喷而出的鲜血喷了他一脸……

他将脸凑到那伤口处把嘴贴了上去,咕咚咕咚喝了几鲜血,顺势把那二粒血珠也放了进去……

血珠吸满了鲜血后变得血红妖艳无比,被他拿了出来,一口吞服了下去。

太子丝丝带有龙脉的血气在二皇子体内散发而出……二皇子张开的血腥大口中不断发出“桀桀”怪笑之声。

霎时间,他的脸开始扭曲,面貌开始出现了变化……渐渐的半边脸变成了他自己的容貌,而另一半脸却还是侍卫队长肖长峰的模样!

他伸出满是鲜血的手,抓出了一面铜镜,照了照,道:“这两颗血珠诚不欺我,待我将你活吃吞剥了,一定能还我本来面目……”

二皇子抬头看了看影印在大殿屏蔽结界上外面的影像,双眼之中散发着一股贪婪和嗜血的神色,自语道:“这个大阵如同铜墙铁壁,想攻进来也没那么容易……尚有时间,待我慢慢享用你……”

蓦地,他手中的那把刀化作了一道道雪亮耀眼的光,在太子身上、头上所有的部位开始斩、刺、剁……无数凌迟分尸的手段被他无所不用其极的全部施了出来……

当当当……

每一刀落下,都有一块血肉飞出,随后就是一蓬鲜血,溅落到了地面的血池之中……

“味道不错,堪比龙肉……”二皇子就这样吃一片肉,喝一口酒,再灌一口血的继续着……手下没有点不停留。

太子惨叫不绝于耳!

须臾间,秦腾昊身上的肉几乎被剔净了,浑身血肉模糊,只剩下了一具躯骨和微弱的呼吸。

这一幕,让透过结界镜面向这边张望的申屠都感到胆战心惊……

一个可以因为权势而弑杀自己的亲哥哥,并将他的血肉视为美味佳肴,一口口吞入腹中,这样的人一旦得势,就会是这世间最可怕的生物!

在第三个景像投映里,映照出的是殷凌明艳娇媚的脸容。

她软绵绵地斜坐在龙床对面的床椅上,经脉己被封住,丝毫动弹不得。

她螓首微抬,泪痕犹在,眼晴瞬也不瞬地凝视在第二个投影镜面里,看着二皇子对自己父亲以狠辣百倍的手段折磨施暴的画面。

她几乎将牙齿咬碎,心中悲怒、难过、焦虑……交相翻涌,一时间仿佛万把剑穿心而过,心绞剧痛不已。

申屠负手站在一旁,他那妖邪俊美的脸庞在烛光映照下,泛着妖异的嫣红。

他张了张似血嘴唇,低下头,伸手轻轻地勾起殷凌的下巴,哈哈笑道:“好妹子,只要你肯从了我,好好地伺候我,瞧在咱们的夫妻情份儿上……我或许便会大发慈悲,叫二皇子住手,放了你父亲……”

“呸!”殷凌目中登时闪过一丝厌恨的神色!

她知道申屠之所以让自己看这些,就是要诱使自己屈服于他!

北京丰益医院网上挂号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样
贵州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
沈阳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郑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