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女法官和男老板长篇节选4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汉中信息港

导读

陈茵家中的门铃,一声连一声地响。  哪个家伙,这么冒失,这么不礼貌。陈茵边嘟囔边走到门前,问:“谁呀?”  “我,李一雄。”  “哎,你这个

陈茵家中的门铃,一声连一声地响。  哪个家伙,这么冒失,这么不礼貌。陈茵边嘟囔边走到门前,问:“谁呀?”  “我,李一雄。”  “哎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下午不是打电话跟你说好了吗,今天我有事,不见面。”陈茵在门口犹豫着,没有立即开门。  李一雄对着门上的猫眼,故装一副可怜的样子说:“是啊,我是没准备来,可我觉得心里不踏实,一不留神就来了。”  “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吧,”陈茵站在门内说,“我可不给你开门。”  “陈茵,你看仔细了,”陈茵对着猫眼举起双手,为了表示没带礼物,还转了一圈说,“我是空手而来,没有行贿法官的企图。”  陈茵从猫眼里看到李一雄滑稽的样子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。不过,她仍没有开门,故意说:“那你要不要把口袋都翻出来,看看有没有东西。”  “行,你怎么说,我就怎么办。”李一雄真的脱下上衣,提起来边掏口袋边说,“伙计们,都出来亮亮相,让我们的大法官看看,肚里装没装货。”  毕竟是一块长大的,毕竟小时玩过家家,毕竟以前相处过,虽然陈茵对李一雄没有爱情,但感情还是有的。要不是因为牵扯到案子,说什么她也不能把李一雄拒之门外。经不住李一雄的纠缠,陈茵还是打开了房门。无奈地苦笑笑说:“进来吧,别出洋相了。”  李一雄迅速闪进屋内,嬉皮笑脸地说:“这年头哪还有你这样铁面无私的法官,连个面都不让见,老同学,有点过分了吧。”  陈茵用手指着李一雄说:“你别跟我耍贫嘴,说好了,你来玩可以,但不许提关于案子的一个字。”  李一雄说:“喂,这太不公平了吧。你张口闭口说案子,却不许我提一个字。哼,陈茵,别以为你是法官,手里有点权,就把别人看扁了,我告诉你,今天我还真不是为案子来的——”  陈茵疑惑地说:“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今天不为案子你为啥来的?”  “你就不能让我坐着说吗?”  “请坐吧,我的李总经理。”陈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。  “好了吧你哪,”李一雄做到了沙发上说,“叫我总经理,明摆着是生分了不是?我是总经理,你是大法官,两人都与案子有关联,那你现在还能见我?”  “好了,李一雄,说实在的,这个时候我真不想见你,也不该见你——”陈茵显得很无奈,面对李一雄,赶不得,留不得。赶,不行。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,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当然不能赶。再说啦,他们上一辈,一起扛过枪,一起过过江,一起赴过朝,一起负过伤,文革中也一起遭过殃。可以说,李陈两家是同甘苦共患难的战友。她怎么好意思不给李一雄的面子?留,更不行。李一雄是喜客来大酒店的被告,她是此案的主审官,在案子没结之前,按法律要求,两人是不准私下见面的。所以留不得。陈茵左右为难,只好央求说,“不管什么事,咱以后再谈行吗?”  李一雄很放松地靠在沙发上说:“其实,我也没什么要说的,只是想来看看你,真的。”  陈茵微笑着,眼睛一吊,问:“看我?”  “是啊,”李一雄认真地说,“真的,至于案子嘛,那不过是我想和你见面的借口。”  “我有那么重要?”  “当然啦,对于我来说,”李一雄一语双关地说,“你比什么都重要。这些年,我一直在南方做生意,每当闲暇时,望着南方的海,南方的山,就想到咱们老家马陵。每每看到海滩上、山麓下嬉笑的孩子们,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咱们少年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唉,那也就是想想而已。回到马陵后,你忙你的案子,我忙我的生意,大家见面机会也不多。偶尔相见,也多是朋友聚会,人多嘴杂,再加上你又是咱们朋友中的一枝花,谁都想和你多唠几句,我想挨都挨不上号,更别说深谈了。哪像小时候,我们天天在一起——”说到这里,李一雄深深地望了陈茵一眼。嗨,这家伙还真受看呢。猛一看,你并不觉得她怎样,细一瞅,那脉脉含情的目光,那嫣然一笑的神情,那仪态万方的举止,那楚楚动人的面容,真是胜过千言万语。余婉妹说她是个谜,是个带有点神秘感的不可轻易破解的谜。他现在倒觉得陈茵是篇百读不厌的美文,是一本奇妙无比的书。如果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打望,她也可以是很亮眼的风景,吸引人的不完全是她挺拔颀长的身材、风中翻飞的如云秀发,更是她眼眸中流转闪烁的特殊的清洌气质。如果有机会细细品味,可以觉察出这个温婉的年轻女人,蕴含了的能量:自信和坚强,柔韧和执著,聪明和平和。这些就像潜流在冰层下的河,默默地淌在你静静的感知中。她也很“女人”,善良和快乐,细腻和宽容,娇宠和体贴,传统和现代,这些都给她平凡的生活染上幸福的颜色,还证明了她可以完美。她既像邻家亲切可人的大姐姐,又似情怀万种的恋人。有时又是两者的结合体,如清风里慢啜浓浓的美酒,让你的世界在醉意中朦胧。正是这种变化,才让李一雄觉得她新鲜又神秘,从而在不知不觉中被吸引。他钟情地继续说:“陈茵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今天来找你,真的不是为了案子,只是想追回往日的真情。金喜来也罢,香港银团也罢,谁输谁赢,无所谓。输是为了钱,赢也是为了钱,输赢胜负,对我来说,早已成了过眼烟云。不就是一个钱字吗?钱是什么,钱是狗屎,是毒药。贪官污吏走上断头台,是因为它;花季少女出卖肉体,是因为它;流氓骗子敲诈勒索,是因为它;总而言之,钱不是个好东西!想想过去,为了它打打杀杀,东奔西走,像只凶残的饿狼,到处窥测着猎物伺机捕杀,差点连命都送掉了,真不值得。”  也许李一雄讲的是真心话,也许他在这儿故作红尘看破。不管他出于哪种动机,陈茵都看作是别有目的,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陈茵点了点头——这个点头,不是赞许,而是审视。她带有点嘲讽的口气——这个嘲讽也不是鄙视,只是近似调侃,一种老同学的亲情沟通,说:“看来,李总经理是只想真情不要钱喽?难得,难得。”  “钱,能买来房子,不一定能买来家;能买来女人,却不一定能买来爱情;即便能买来一切,也买不来不死。生命是可贵的,真情是可贵的。”李一雄煞有做事地说。  “我可是想钱哟。”陈茵理了一下头发,咪咪一笑说,“没钱,我没法生存。我总归要吃、要穿、要人情来往。再说啦,那些下岗工人没钱怎么让孩子上大学?那些老少边远的穷地区,没钱就没法发展。中国没钱就不能强大,李老总,你说没钱怎么行?”  “你呀,竟跟我讲一些不着边际的话。”  “你呀,有钱才说不爱钱的话。实际呢,老同学,你是口是心非。”陈茵点着他的麻筋说,“你一刻不见钱,恐怕就要了你的命。不要钱,你搞那么大的公司干什么?当然,我不反对你把公司做大。你的事业做得越大,我越高兴,越欢迎。”  陈茵这话说的是实话。老同学,老朋友,能发大财不好吗?当今这个社会,你穷,不是光荣的事。这只能说明你无能。有能,你就应该去拼搏,去发展,去挣大钱。穷光蛋不是社会主义中国希望的,社会主治中国希望大家都是百万富翁。  李一雄听陈茵说了这句话,以为陈茵对他有意,竟沾沾自喜地说:“我的事业做大,你欢迎?”  “当然啦,等这个案子一结束,我一定和你好好地谈一谈。”陈茵说,“老同学,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”  李一雄听这话更是喜不自禁,说:“我一定恭候,一定,一定。”  “老同学,我做法官,有自己的原则和处事标准,”陈茵慢条斯理地说,“今天不让你来,你应该理解。在喜客来的案子上,更应该支持我,配合我。好啦,不多说啦,你该走啦。”  陈茵下了逐客令。  “好吧,你能让我见一面,就是我李一雄的莫大荣耀,案子结束后,咱们再相会。”  陈茵站了起来,说:“对不起,我只能送客了。”   共 29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精囊炎
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
昆明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
标签

上一页:

下一页:流年如梭1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