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拼一天拿180块拆楼工搏命换钱不愿把苦传

2019/10/12 来源:汉中信息港

导读

拼一天拿180块 拆楼工搏命换钱不愿把苦传给下一代昨天发生坍塌事故的民房 浙江5月21日讯(浙江/刘永拓俞雯祺摄影/王坚颖/沈正玺)杭

拼一天拿180块 拆楼工搏命换钱不愿把苦传给下一代

昨天发生坍塌事故的民房 浙江5月21日讯(浙江/刘永拓俞雯祺摄影/王坚颖/沈正玺)杭州余杭区乔司街道的三角村月牙河,整片的房屋都在拆。昨天,其中一栋房子在拆除过程中突然坍塌,3名拆楼工被埋压致死,另外还有4人受伤。 随着救援的结束,摄影镜头和摄像机纷纷撤下,今天的工地格外地安静,也不见拆楼工热火朝天敲墙、削砖的场面,只有两只土狗在废墟里 警戒 。 以工地为家的谭师傅,一边抽着烟,一边看着废墟发呆。工友意外伤亡,拆楼工程全部被叫停,尽管平日的劳累有了缓冲的机会,但他更愿意尽快复工,因为停工一天,意味着少赚180元。 杭州一民房倒塌致3死4伤施工时在场人员未被要求戴安全帽 余杭区人民医院,昨天坍塌意外中受伤的黄大姐躺在病床上。 我们的苦只为下一代的不苦 余杭区人民医院,黄大姐躺在一楼急诊观察室的病床上,抬头望着天花板,一语不发。这是个双人间病房,但目前只有她一人住着。 在送走了一拨又一拨媒体后,过去的24小时里,除了护士和丈夫,再无人来探望黄大姐。 他们都是丰都的,只有我跟我老公是武隆的。 黄大姐口中的 他们 是指同一批在月牙河拆楼的工友。 2014年,因为综艺节目《爸爸去那儿》,武隆成了热门旅游景点。然而武隆峰青岭翠、壁立千仞、绿草成茵,让观众心驰神往的美景,在黄大姐的眼中,却意味着贫穷。 我们那里的人就靠种田过活,没别的能干。 这意味着,一旦老天爷 闹脾气 ,黄大姐一家的收入就没着落。 黄大姐的丈夫老张率先走出了大山,跟老乡一起来到杭州拆楼,一干就是十几年,苦归苦,但至少收入还不错。在顺利送孩子去湖南上大学后,黄大姐也加入了拆楼工的队伍。 事实证明,老张夫妇的决定是对的,凭借着拆楼的 高收入 ,他们家成了村子里首批在城里买房的人家。 房子大概花了20多万,算上装修总共差不多30万吧。 这里头,是夫妻俩的全部积蓄。 买完房子,夫妻俩这辈子的 梦想 算完成了,剩下的希望就全在儿子身上。黄大姐说,儿子学的是信息工程,再过一年就毕业了。 听他们说,这个专业一毕业工资就有七八千,比我们可高多了。 谈到儿子,黄大姐脸上总算有了笑容。 以后回老家住新房子,靠儿子吃饭喽,读书就是有用。 不过,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黄大姐一年的拆楼生涯里,发生了坍塌意外,她与丈夫死里逃生,如今两人都躺在了医院里。尽管早就深知这行当的危险,但突如其来的 意外 还是打乱了两夫妻的退休计划。黄大姐筹谋着,病好了就回老家打点零工,不过这一切,都得瞒着儿子。 面临停工,谭师傅有些着急。 平日里的休闲就是睡觉 三角村月牙河自然村整片的房屋都在拆,但今天工地上一个人影也没有。匆匆而过的路人忍不住张望里头那栋红色建筑 昨天,它吞噬了三条人命。 该楼西南面100米位置,也有一栋红色建筑,还没拆,里面住着一支9个人(6男3女)的拆楼队,来自重庆万州。中午12点,谭师傅在屋外抽烟,妻子则在屋里缝衣服。昨天那场意外后,工作暂停,他们难得休息。 夫妻俩的房间在二楼进门的右边。推开门,不足十平米的空间被分隔成两部分,一半是作厨房,一半是卧室,包裹、塑料袋被凌乱、无序地堆放在各个角落,整个屋里没有家具、没有电器。 算上昨天,谭师傅和妻子已经停工两天,如果继续停工,每个月存3000元的计划就要落空了。谭师傅负责拆砖,工钱是每天180元;妻子梅大姐负责削砖,按4分钱一块砖计算,一天能赚80元到120元,俩人合起来每天也有近300元。 这两天,天气还算凉快,适合干活,等过段时间高温天来了,能开工的时间就少了 ,想到这些,谭师傅摇摇头收起了那3元钱一包的烟。 我问谭师傅, 不趁着休息去西湖转转? 谭师傅笑笑,摇摇头说: 没有钱呐 (以前坐公交路过一次)。我又问, 那这两天干啥? 他答: 休息,睡觉呗。 他们平常早上4点起床,吃个饭出发,10点回来,吃完中饭躺下;下午1点再出发,到下午4点多收工,回来吃个饭、散个步,晚上7点一过就得躺床上了。 出门干活,回来休息,拆楼工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。 谭师傅说。 偶尔,谭师傅会陪着妻子去附近的夜市逛逛,但基本都是看一眼就回来,顶多8点就睡了。 我们这是力气活,有得休息就抓紧休息,别的啥也不想干。 拿命拼,出了意外还得自己担 昨天坍塌事故发生后,李师傅骑电动车从2公里外的另一工地赶到现场,揪心地等老乡被救出来。一群拆楼工人中,唯独他顶着一个红色的安全帽,分外显眼。这顶安全帽是两年前李师傅从工地边上一个小店买来的,标价5元,是的那种。 李师傅原本做木工,2008年,他听说沿海一带项目多,就跟着一拨老乡来到杭州拆楼。 然而,开工一个月后,意外发生了。 我也记不清怎么回事了,就一块砖头砸下来,落在我手和脚上。 李师傅回忆,当时根本站不起来,还是老乡帮着送到医院,拍片后才知道左手、左腿都骨折了。 拆楼工虽然都是按天计算工资,但通常都要到拆迁工程结束或者工人离开才结算,因此住院后,李师傅面临的是没钱交医药费的尴尬局面。 包工头后来赔了我7000元,医药费总共要8000元。 李师傅说,欠的那1000多元,医院看他拖着拖着也没再管了。李师傅出院后,回到老家休养了将近半年,直到完全康复后才又出来工作。 他也想过再回去做木工,但似乎并不容易。 一个是要人脉啊,我不认识人,他们带不了我入行。 转悠了一圈,李师傅还是干起了拆楼。不过,那次意外以后,李师傅每次进工地,都带着安全帽。 李师傅说,拆迁队里的包工头都会给老乡们买保险,但具体能赔多少,也没个准,至于保单也没见过。不过,干了那么多年的活,从来没听说那个包工头跑路或者不赔钱,毕竟这一行都是老乡带老乡,如果不赔,以后谁还给他干活。 因为坍塌事故,乔司街道三角村拆迁项目全部叫停。 高危、重体力 的拆楼工越来越难招 昨天的那场事故,有人认为这只是意外,但现实是,拆楼工就是一个危险系数很高的工种,即便戴着安全帽,即便经验丰富,稍有不慎意外就会降临。 今天在余杭区人民医院,又遇到一名因为房屋坍塌受伤送医的拆楼工 52岁的重庆丰都人老刘,与昨天的死者们是老乡。 今天早上,老刘在嘉兴海宁拆除一幢民房时,围墙倒塌,砖块压到他的腹部,造成内出血。上午8点,他被推进手术室,直到下午1点半还没出来。老刘妹夫盯着手术室那扇双开门,眉头紧蹙。 每天打交道的砖块、钢筋、楼板和混凝土时刻威胁着拆楼工的生命,近几年,愿意吃这一份苦的人越来越少。几年前,在杭州城郊,来自湖南、贵州与重庆的拆楼队竞争激烈,但现在留下的大多是重庆人。老刘的一位工友露出烟渍牙,笑了笑说: 可能因为重庆人能吃苦吧。 包工头老张觉得雇人越来越难,愿意干的清一色都是50岁左右的中年人, 但是他们的体能已经不太适合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 。老张在江浙地区带队拆楼已经十多年。他认为, 老人 拆楼,干的是机器该干的活,简直是用命在换钱。 他介绍,施工单位从政府手中承包待拆楼房,包工头再从施工单位手里揽活,双方按建筑面积议价。这两道转手中,施工单位和包工头都要赚钱。如果中间再有大包工头与小包工头之分,层层分走利润,的包工头赚得很有限,甚至赔钱。 正因为如此,包工头为了多赚一点或不赔钱,只能尽量要求拆楼工人把能卖钱的建筑材料全都拆下来,然后变卖。老张说,据他了解,乔司这块的房屋拆除,施工单位跟政府签订的合同规定是用机器拆除,但 机器不知轻重 ,会毁掉砖块等一切值钱的东西。所以,为了多拆点建筑用料卖钱,大部分房屋拆除工作改用人工一点点地敲。这才有了男人敲墙、女人削砖的分工。 机器拆得既快又安全,人工不仅慢而且危险,但是为了利润,只能让拆楼工去冒险 ,老张说,这是他能告诉的一点行业内幕,其他的也不好多说。

微商城建设
微店注册
小程序代理
标签

友情链接